Bring meto the hell.

【伪装者】曼春怨——阿诚番外:泥淖深陷

凛凛翠:

OOC警告,随时会删!




“阿诚先生懂进退,识规矩。”南田洋子曾经这样夸赞他,明楼从来只淡淡笑,


“我们明家,养花养牡丹,养草是兰草,阿诚自然百里挑一。”


只因他已经听过太多回了,而明楼其实恰恰最讨厌有人这么说阿诚,哪怕他自己也喜欢阿诚这一点。


“阿诚知道自己想要的。”这一点,明楼知道,阿诚自己也知道。


从小到大,阿诚唯一得偿所愿的事情,就是得到了一个家。


“我想要一个母亲。”于是上天给他送来一个母亲,一个经常用木棍打他的脊背,偶尔还有热水浇了下来。


“我想要好吃的点心,干净完整的衣服”于是每到逢年过节,总有那么一天可以像垃圾桶里捡到的小人书上画着的那样,去金碧辉煌的明公馆,过上一天,虽然在回到家的前一秒就会被全部剥夺走。


然后有一天,梦成真了。


他被穿着精致的大小姐和大少爷带走,住进了明公馆,和大少爷住在一间漂漂亮亮的房间里。


他变成了明家的二少爷,可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和明台是不一样的。


有段时间大小姐总是拉着他和更小的明台走在街上,明台看到漂亮的小东西只要他随手一指,大小姐就能买下一堆来。对着他倒是头疼了。


“阿诚连眼神都不给我一个,我都不知道该买些什么。”他听到大小姐偷偷对着大少爷抱怨。


他不敢踏出那一步,却还是会羡慕。明台,明楼,明镜,他们三个就像是真正的一家一样。


阿诚爱大姐,也爱大哥,更爱明台,可他依旧嫉妒的发疯。


虽然,大少爷给他取名“明诚”,虽然他可以叫他们大哥,大姐,


但我愿意付出一切去换取入祠堂记录的机会,就像明台一样。


生而无根,愿死后有籍。


不敢动,怕失去,却总是奢望着什么。


“师哥,这是给你带的,这是顺便给阿诚带的。”眉目如画的小姑娘倚靠着大少爷,连个眼神都懒得吝啬。


他讨厌汪曼春,并且他想,除了自己,没有人会更讨厌汪曼春了。


大家小姐出来的脾气在她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,而且她敏锐的可怕,汪曼春从来不和阿诚说些什么,她只是和明楼亲热的拥抱,然后粗野浓黑的眉毛一扬,往往连话都不说出口,就让站在后方的阿诚一阵阵的厌恶。


看着她,就像是看着自己不堪躲避的过去一般。


[你是阿诚,不是明诚,你是明家收养的下人,你没有资格叫她大姐,也没有资格叫他大哥。]


若是这样也就罢了,可她偏偏对着明台也带三分宠爱,两分无奈的讨好,管他亲热的叫“小家伙儿”


她只针对阿诚一人而已。


可明诚发誓,他并没有要拆散这两个人的想法。他告诉明镜,只不过是想给汪曼春添一些堵,毕竟有明楼在。


明楼心智之坚,信念之恒,他是明诚对于男人,对于父亲,长兄的最终梦想。


可是他却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这段感情。


那个娇笑甜美的小姑娘,他放弃了,


那个郎情妾意,你侬我侬,他不要了。


那个在雨里苦苦守着的忠贞爱情,他视若无睹。


他疯了一样倾尽一生苦苦渴求的,无需奉献,这个世界上最深刻最真挚的感情,有的人轻易得到了,把玩着却不知道珍惜。


有段时间里,阿诚觉得自己是恨着明楼的。


明楼入了军统,他便为了信仰入了共党,明楼学习经济,他便学习画画音乐。明楼喜欢性感妖媚的金发女郎,他便交了可爱温柔的红发女朋友。


他喜欢这样的感受,至少在那日遇到汪曼春之前。


为什么?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汪曼春呢!无止境的存在感,无止境的爱。


那也是存在他心底的小小黑暗。


他无来由的一阵满意,尾随着汪曼春到了李家租住的公寓,又看着她跌跌撞撞的奔了出来,钻到小旅馆里。


阿诚就站在门外,偷偷的拿了一根烟出来抽,烟雾缭绕,因为汪曼春


发出绝望的哀嚎声而被吸引过来的客人全被他塞了钱隔绝开来。


他在那儿呆了一夜,目送着汪曼春回上海,然后怀着隐秘的喜悦回到明楼的公寓,他和明楼在门口相遇,明楼一看便是从李家回来,看到他,只浅浅淡淡的问上一句吃早饭了没,然后在阿诚回到房间的前一秒,开口道,


“她回去了?”他指的还有谁?还能有谁?


他当然知道,汪曼春这个人,明诚这个人,全都牢牢掌握在他的手里,不可消减。


他几乎一千万次的要庆幸自己回了国,因为情况似乎倒转过来了。


她还是深爱着明楼,却和他有了共同的小秘密,他们有着共同的信仰,共同的爱好,他能够随意进出这个人的家。


“阿诚有点失了分寸了。”明楼道,那是他发现自己偷偷保留了汪曼春的那支口红,可他才不在乎,他和汪曼春共享一只猫咪,共享一个小小的生命,共享一个“孩子”。


这是我女朋友的。他对明镜这样说,看着明镜一脸期待,明楼一脸郁闷,心里忍不住的有些恶作剧一样的笑容。


他不在乎明楼和汪曼春在一起,他只要自己也在里面就好。


带我一个呀,带我一个呀。他似乎天天这样想。


然后越陷越深。


因为和她在一起的缘故吧,他居然放下心防被下了药,和汪曼春被送到分别的两个地方,身体困倦,神智也模糊,只觉得自己自己的手脚被人用热毛巾擦拭,还有温吞吞甜美的西红柿解酒汤,为数不多的理智告诉他,那是小翠,可睁开模糊的眼睛看见的,红唇艳丽,旗袍妖艳,他确实不应该总是给小翠买汪曼春一样衣服的。


手脚交缠,一夜缱绻,他坐在床上死死的掐住女人的腰肢耸动,飞溅细密的液体充分满足他的施虐心。


过了。太过了。


他做了一个缠缠绵绵的好梦,情事过后的汪曼春瘫在他的怀里舔他的喉结,亲密道。


“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?”他嘴巴沉沉的发出声来。


在明公馆的那日吧,她跪在门外,他在窗内偷看,


吾恨不止吾爱不绝。


从你对明楼的爱情燃烧到最高点的时候,我就开始爱你了。


其实他只是想不被丢下,却不想越陷越深。



评论
热度 ( 101 )
  1. Dr.S粼粼翠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Dr.S | Powered by LOFTER